快捷搜索:  as  xxx

上马年年全勤 曾经的上海“的哥”跑马创业风生

上马年年全勤 曾经的上海“的哥”跑马创业风生水起 上马年年全勤 曾经的上海“的哥”跑马创业风生水起

  11月18日,2018年上海国际马拉松开跑。上马年年全勤的曹东海和他的东海长跑俱乐部跑友们在雨中完赛。曹东海的全马成绩是3小时38分05秒,他告诉记者,“脚有些抽筋,今年没跑好。”

  曹东海今年57岁,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跑步,可以说是老一批跑者的代表人物。记者第一次采访曹东海还是2015年,原本是出租车司机的他辞职开始经营跑步事业,和朋友一起成立了名为“畅跑”的体育文化传播公司,担任公司总经理。曹东海的愿望是趁着跑步热的当下,办自己的跑步赛事。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公司才经营了一年左右,因为投资人撤资,曹东海一下成了无业人员,只有跑步是他始终如一的坚持。

  被撑竿跳教练看中,结果练了跑步

  小学时开校运会,曹东海看到跑步拿冠军的同学就特别羡慕。“我跟‘冠军’住得近,挺要好,他就说,‘那我们一起练练。’早上五点多,他就来叫我,‘东海,跑步去!’我们从打虎山路家里出发,跑到城隍庙,然后买生煎馒头当早饭,吃了早饭再跑回来。”那位陪着曹东海跑步的小伙伴如今已各奔东西,曹东海就此对跑步埋下爱的种子。

  因为比同年龄的孩子长得高,人又灵活,小学时的曹东海被少体校教练看上。“当时叫我去练撑竿跳。一次去市里集训三个月,因为训练强度太大,回家后做恶梦、流鼻血,把父母吓坏了,叫我不要练了。我是想练跑步的,还有足球教练也看中我,最后因为撑竿跳教练跟跑步教练关系好,终于肯放我去跑步。”

  除了爱跑步,另一个听来心有余悸的故事,也“迫使”曹东海去跑步。“10岁那年一个下雪天,我在家里玩,不小心从二楼窗口摔下去。到医院上石膏,从脚一直绑到头颈,本来以为两条腿要废了,结果碰到一个外籍医生帮我开刀,接好骨头。后来一到下雪天,我的双腿肌肉就抽筋,痛得晚上睡不着。我靠跑步锻炼双腿,现在基本恢复了,很少抽筋。”

  尽管最终没有走上专业道路,但跑步已成为曹东海最好的陪伴。“老早控江路上的杨浦工人体育场还在,每周都会去跑三四次,经常碰到专业队训练,讨教一二。”上世纪90年代,曹东海考了驾照,成为上海大众市南公司的一名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工作时间长,曹东海还是挤出时间跑步。“下班回来凌晨一两点,睡三四个小时起来去跑步。一般就去复旦大学北区操场,跑个20圈,8公里。我是做一天休一天,休息的话回家再补个觉。一天不跑步整个人都没精神,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

  跑过春夏秋冬,北区操场从煤渣路改造成塑胶跑道,曹东海跑穿了30多双跑鞋。”曹东海也乐意为大家服务,他不但自己从上海跑到北京、厦门、大连、郑州、重庆、杭州、扬州等地参加马拉松赛,还带领跑友们一起出去跑马。

  开公司成“梦一场”,还是想做跑步产业

  从出租车司机到公司总经理,曹东海如今回忆起来就像一场梦。曹东海出车时认识一名乘客,两人闲聊中对方提出投资合作创办公司。公司成立后,还在江湾体育场租下150平方米的办公室。记者曾经去那里看过,布置得很有体育俱乐部的氛围,也有曹东海的个人元素。墙上,有曹东海参赛的照片,以及他多年来获得的各种奖牌30多枚。一件印有“复旦东方大学城”的背心,还是他十多年前参加上马时穿的,浓浓怀旧风。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曹东海一开始确实接到了“馅饼”,公司还创办了一些业余跑步赛事。然而好景不长,合伙人在看不到商业前景后放弃了投资。曹东海说:“我只是纯粹喜欢跑步,希望有更多人来加入我们,而老板是想投100万元挣300万元。再说之前我们也没有书面协议约定,公司他说不办就不办了。”后期,除了租的办公室退掉,公司六七个员工的工资也发不出。没有工作后的曹东海只能领低保,每个月交掉三金只剩600元。“经济来源少了,有时去外地跑马的交通住宿费用都有些吃力,妻子也跟我不开心。”参加比赛多年,曹东海有很多全新的运动服和运动包,他还想低价收购跑友的相关运动装备,收集起来捐赠给边远地区,但囊中羞涩,就连运费也得掂量掂量。

  难得的是,曹东海对跑步依然充满赤诚之心。半个月前,他找到一个住宅小区的保安工作,一天早班一天晚班休两天,跑步训练不受影响。每周在复旦大学、同济大学、黄兴公园,他都会跟俱乐部跑友约跑。“现在俱乐部经常跑步的会员在200多人,以前活动多、跑步名额的资源也多,会员有兴趣,现在资源渐渐少了,会员也流失了一些。”今年上马,上海老字号老凤祥赞助了东海长跑俱乐部的运动装备,这让曹东海心里倍感温暖。“我还是希望有志同道合的企业或是个人来支持,一起把俱乐部做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