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赴港打HPV疫苗被套路圈钱,20岁女医学生当预约中

周葶在网上找了一名“疫苗中介”帮忙预约诊所,但让她失望的是,这些游走在网络云端的疫苗预约代理状况不断,自己付的几千元预约费用被中介“套牢”,几个月讨不回来。(资料图片)

今年4月,可预防宫颈癌的九价HPV疫苗在国内上市,但在内地,获批的9价HPV(可预防9种HPV病毒型别)疫苗暂仅提供16-26岁的女性接种,即将迎来30岁生日的深圳人周葶(化名),想要获得9价疫苗更好的保护,但因为超龄而无法在内地接种。她决定去香港接种。

周葶在网上找了一名“疫苗中介”帮忙预约诊所,但让她失望的是,这些游走在网络云端的疫苗预约代理状况不断,自己付的几千元预约费用被中介“套牢”,几个月讨不回来。

事后,周葶发现,有同样遭遇的女生,有数十人。她们的经历十分相似,疑似都遭遇了疫苗中介代理的套路。

内地医学生充当“疫苗代理”

自称“拿诊所工资,不收中介费”

今年8月下旬,周葶从朋友那里听说微博上有个叫“美怡佳”的人,提供香港HPV疫苗接种预约服务,便加上了美怡佳的微信。

被网友称为美怡佳(微信名)的女生,真名李怡佳,是微博上的小网红,有13.8万微博粉丝。她的真实身份是广东医科大学2014级临床专业学生。

美怡佳告诉周葶,她可以预约9价HPV疫苗,价格是7800港币(约人民币6915元)三针,预约半年内打完。预约需要付4800港币定金,到了诊所之后,再付清剩余的3000港币。

“我这边提交后,会在打针之前安排诊所专门人员加你微信,你们是VIP位优先安排打针。之后的二三针找他预约就好”,在微信上,美怡佳对周葶说,诊所会留好三针疫苗(HPV疫苗需要接种三针),保证按时打完。

一次性转4800元港币给别人,周葶心有疑虑。她问美怡佳索要凭证,但美怡佳表示,没法提供收据。美怡佳称自己“不收中介费,是拿诊所的工资”。

为了建立信任,美怡佳让周葶去看自己的微博,上面有很多预约成功打上疫苗的例子。看到这么多网友打上了疫苗,又考虑到是同事朋友的推荐,周葶放下了半颗悬而未决的心,转了订金(4800元港币,即人民币4224元)给美怡佳。

疫苗代理也分“上下线”

下线拓展业务,上线垄断资源

收到定金后,美怡佳拉了微信群,除了周葶之外,还拉进一个微信名为“Carina医生”的人。周葶起初相信,微信上的这位“Carina医生”就是美怡佳口中的诊所工作人员,自己的定金也经由美怡佳,直接付给了接种诊所,诊所才会派“Carina医生”来和她具体对接。

周葶事后发现,美怡佳欺骗了自己。

微信名为“Carina医生”的人并不是“诊所专门人员”,经她手的定金也并非交给诊所,而是转交给“Carina医生”,而美怡佳自己则从定金中抽取一部分,作为服务费或者中介费。

实际上,微信名为“Carina医生”的人和美怡佳之间是上下线的关系,美怡佳利用微博上和圈子里的影响力扩大客源,利用已经形成套路的话术,圈揽客源,收上定金之后,从中抽取一部分服务费,将定金转交给上线“Carina医生”,再由“Carina医生”实施后续预约。美怡佳自己几乎不主动联系诊所预约。

对于上线“Carina医生”的身份,周葶一直被蒙在鼓里。令周葶错愕不已,“Carina医生”的真实姓名叫许嘉玲,出生于1998年,系厦门医学院康复治疗技术专业(学制三年)的2017级学生。

疫苗中介状况不断,下线赚取超千元

如果能够顺利约上诊所,打完疫苗,周葶也许并不会在意疫苗中介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但付了钱之后,预约服务的过程却状况不断。

今年9月初,约定第一针接种日的前几天,在三人的微信群里,美怡佳又提出要求,“需要提前一天将余款转账给诊所”,理由是他们的“收费低,诊所收其他人都是一万,所以不方便在现场进行缴费”,她还提出希望到诊所打针时“保密价格”。

周葶未过多思索,就把剩余的3000元港币又转给了许嘉玲。这时,从两位疫苗中介代理口中听到的,许嘉玲仍是“诊所资源的对接人”。

9月10日是周葶约定在香港诊所打疫苗的日子。前一天,周葶还和许嘉玲确认诊所已经约好。但到了9月10日当天,许嘉玲却联系周葶说,给诊所的打款还没有到账,可能需要自己先到付。

直到这时,周葶才开始怀疑许嘉玲。计划好的行程全被打乱了,周葶只能在香港找ATM机,取了3800元现金,打上了第一针。

第一次“失约”之后,周葶提出希望换人预约,或者请李怡佳直接帮忙预约,李怡佳答应了下来,但实际上,她手头上根本没有资源,还是通过许嘉玲之手。

李怡佳欺瞒周葶的不仅是许嘉玲的身份,还有她从中收取的中介费。一开始,她曾告诉周葶,自己“不收中介费,是拿诊所的工资”。但后来据周葶了解到,李怡佳虽然都是通过许嘉玲预约的,但其本人从中抽取的提成并不少。

周葶支付的将近7000元人民币疫苗预约全额中,李怡佳抽取的提成有1500元左右。而另一位接种疫苗女生也透露,7800元港币的疫苗预约全额费用中,李怡佳提取的金额达到1300元港币,约为人民币1152元人民币。

据南都记者了解,目前香港一些诊所的报价为6150港币三针,比美怡佳和许嘉玲所谓的“优惠低价”低了大约1500多元人民币。

疫苗中介自称约好三针,实际只约了一针

预约疫苗的女生以为自己付清了钱,能够把需要打的3针疫苗全部预约好,但多名女生告诉南都记者,许可能都只为他们约了第一针,并没有约第二和第三针。

在女生们要打第二针时,许嘉玲突然发生各种状况,并提出要让客人自己先垫付二三针的费用。已经交了的预约费用则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拖欠着,迟迟不归还。

“一开始认为许嘉玲是诊所直接对接的人”,江苏女孩陈岩也遭遇了类似情况,她怀疑这是许嘉玲惯用的套路。

早在今年5月份,她和两个姐妹就通过一名叫刘彦君的代理约了9价HPV疫苗。刘彦君是保诚保险的一位业务员,她的上线也是许嘉玲。

陈岩获得的报价是每人6400港币,按照当时的汇率折合人民币5310元人民币。陈岩付了一半(¥2655元)作为订金,剩下的一半将直接在诊所到付。

陈岩记得,那一天打完针,付了2655元剩下的费用,诊所护士告诉他们,这只是第一针的费用。

陈岩当时还天真自以为,之前付的订金是二三针的费用,到付的钱是三针里面的第一针,“第一针可能比较贵”。

到了5月下旬,香港发生了HPV疫苗断货事件。许嘉玲告诉陈岩,原来的诊所疫苗断货了,退款需要时间,想要按时打完就得换诊所,需要自己垫付费用。为了打完疫苗,陈岩和朋友各自垫付了另一家诊所二三针的费用——¥3984元。

然而,从今年5月到现在,原来诊所的退款至今都没有退下来。

5月下旬,香港发生了HPV疫苗断货事件。

10月下旬,陈岩联系不上许嘉玲。现在回想起在诊所打第一针的一幕,陈岩才恍然大悟,本该帮她约完三针的许嘉玲根本没有约三针。许只约了第一针。

中介预约疫苗,可能要倒几手。

在许嘉玲之上,还有另外一名预约中介Joan。南都记者联系上Joan,她否认她和许嘉玲之间是上下线之间的关系。“只是她有些顾客经过中介人口,由我提交给诊所,但并不是所有。”Joan告诉南都记者,香港有那么多诊所,她也可以直接联系诊所。”

“钱给了谁,谁负责这个事情”,Joan说,这些预约的女生都是把钱直接给了许嘉玲。没2-3针打的顾客,都是由于款项没有给到我们。给过款项的顾客,目前没有出现没有接种的。

事后,许嘉玲自己也向预约疫苗者承认,自己收了三针费用,但只预约了第一针。

“这些女生的预约,诊所收到的都是单针预约,收到的款项也是单针,整个问题所在就是钱去哪里了”,Joan说。

对于许嘉玲,Joan也颇不满意。在一部分预约中介眼中,许嘉玲败坏了“行业”的名声。Joan自称,“她自己经手的预约,都是到诊所才付款,并不需要提前付全款。”“要找信得过的顾问,不能相信什么低价针”。

疫苗预约“中介”的话术

目前,受上线许嘉玲及其许嘉玲的两位下线刘彦君和李怡佳三位疫苗中介影响的女生已经有数十人,金额也达到数十万元。

他们的经历有相似之处——

首先是,疫苗“中介”以“低价、优惠价”之名要求全款提前付清,几乎所有讨不回债的女生都经历了疫苗中介话术中的这一套路。

除了周葶和陈岩,浙江某高校学生李娟和她的两个闺蜜也有此遭遇。今年3月,她们通过微博、小红书、微信接触到李怡佳,得知她已经干这一行两年多时间,就让她帮忙预约。

一开始,李怡佳要求3名女生各自交付1350元人民币的订金,其他尾款都到诊所到付。但等到6月下旬要打第一针之前,李怡佳通知说,诊所要涨1000港币,但是如果三名女生能在打针之前,交齐全款7800港币就不需要承担涨价,并能够保证打完三针。

于是,三名女生交齐了全款。

第二,疫苗中介对于上下线之间关系和真正实施预约的主体隐瞒,甚至是欺骗。以李娟遭遇为例,等到7月18日要到打第一针时,“李怡佳让我们去找许嘉玲打针,之前我们三个都并不知道许嘉玲的存在,李怡佳也称许嘉玲为诊所的负责人,于是我们在香港仁康诊所注射了第一针。”李娟说。

第三,在打第一针或者第二针之前,通常会发生各种状况,导致接种疫苗者需要自费更换一家诊所,来实施疫苗的接种。

各种状况包括第一针的诊所还没有收到打款、原先预约的诊所断货、原来的诊所失约、原先预约的诊所怀疑用的是水针。

中介会告知接种者,退款需要时间,如果想按时打完,就要换一家诊所先垫付;但退款却迟迟不下来。实际上是中介收了3针的费用,只预约了第一针疫苗。二三针的款项疑被私吞。

5月,香港发生了9价HPV疫苗的断货事件。陈岩的第二针疫苗时间恰逢那次断货事件。但断货过去了将近半年,该退的款项却退不下来。9月,到了打第二针时,许嘉玲突然通知李娟等人说,之前的诊所的疫苗可能会有“水针”(非正规途径的疫苗),建议她们换香港养和医院打第二针。

香港疫苗中介这个灰色行业目前完全游离于监管之外。跑路事件也不是孤例。今年9月,深圳宝安警方就曾破获一起。

深圳宝安的郭小姐付了预约全款,等到要打针了,却发现预约中介联系不上了。警方侦查发现,这是一起诈骗案件。预约的中介公司发现预约疫苗无利可图于是撤资,把预约费用交还给中介业务员,但业务员却没有把钱退还给客户。

涉事两中介都已证实为医学院学生

公开资料显示,中介李怡佳(网名美宜佳)为广东医科大学14级临床医学专业的学生。记者通过搜索发现,一个名为“校园司令”的中国高校社区网站于2017年6月曾发布了关于李怡佳的校园专访,把其定义为是“微博坐拥上万粉丝的广医最美医生”。

而在事发前的今年9月12日,认证为“微博校园红人季”的微博也在“校花千姿”的评选活动中推荐了李怡佳。

记者试图联系李怡佳,发现其已经删完过往微博,加微信、小红书均未获通过,支付宝则已经换号。

李怡佳本人给维权女生的答复是,“我作为牵线的人,没有直接联系诊所的能力,本身全权是许嘉玲负责退款”。她还表示,既然接种者已经打了第一针了,也得到了她的服务,收取中介费也没有不公正之处。

记者联系广东医科大学学生处,证实李怡佳为该校学生。其辅导员向记者表示,学校已经获悉这消息,而李怡佳已经于9月23日返校,向保卫处说明自己只作为下线代理,未参与骗款的情况,并提交了微信截图,账单等证据,并已经报警。

该老师表示,“对李怡佳说法真伪不作评论,学校一向不提倡学生参与微商等网络兼职,目前要等警方的调查结果,学校再做决定作出相应处理”。据悉,目前李怡佳已经返回从化进行专业实习。

针对另一位下线代理刘彦均,记者以“咨询香港HPV疫苗”为由,仍可以顺利添加其微信。通过交谈发现,刘彦均为香港保诚保险有限公司经纪人,主业为向内地客户销售保险,因为发现不少保险客户有到香港打HPV疫苗需求,逐渐兼职了香港HPV疫苗的代理的生意。

刘彦均主动向记者提及被上线代理许嘉玲骗的经历,表示许嘉玲帮她预约了20多个客户,但吞了23针的预付款,只提交了第一针的钱款,让她只能“垫钱给客户打”。

刘彦均目前仍在接受HPV9价疫苗的预约,她向记者推荐了尖沙咀亚太肿瘤医疗中心HPV9价疫苗的名额,三针总价为8300元港币,要求是先交2100元(人民币)定金,再到香港该诊所现场补交6000元港币余款,并保证可半年打完。刘彦均表示,这次的上级代理有过多次合作,“可以信得过”。

而作为本事件的“关键人物”许嘉玲,根据受访者提供的资料,她是厦门医学院康复治疗技术专业的学生,拥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和港澳通行证。记者多次尝试拨打她的电话已经关机,尝试添加微信也未获成功。

目前,多名想要讨债的预约女生都反映,已经很久联系不上许嘉玲。

记者致电厦门医学院辅导员张老师,她向记者表示“并不清楚事件,如果有诈骗情况请报警”,并质疑记者身份,随后以要开会为由挂断电话。

多名女生向南都记者表示,已经分别向多地的公安部门报警,一些地方的公安部门已经立案。

南都记者 吴斌 余毅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